<menuitem id="arimb"></menuitem>
    <menuitem id="arimb"><dfn id="arimb"><menu id="arimb"></menu></dfn></menuitem>
    <track id="arimb"><span id="arimb"></span></track><menuitem id="arimb"><strong id="arimb"></strong></menuitem><track id="arimb"><div id="arimb"></div></track>

    <samp id="arimb"><ins id="arimb"></ins></samp>
    1. 時間
      更多
      首頁 >> 文化產業 >>文化產業 >> 【保護歷史遺存,堅定文化自信②】“閱讀”地名 品味深藏的歷史記憶
      详细内容

      【保護歷史遺存,堅定文化自信②】“閱讀”地名 品味深藏的歷史記憶

      时间:2022-06-15     【转载】   来自:光明日報   阅读

      位于江蘇蘇州吳江區的黎里古鎮。李俊鋒攝/光明圖片

      游人在云南昆明海埂大壩觀賞紅嘴鷗。新華社發

      游人在云南昆明海埂大壩觀賞紅嘴鷗。新華社發

      游客在甘肅敦煌莫高窟景區游覽。張曉亮攝/光明圖片

      游客在甘肅敦煌莫高窟景區游覽。張曉亮攝/光明圖片

      北京城市景色。新華社發

      北京城市景色。新華社發

      【保護歷史遺存,堅定文化自信②】

      編者按

      5月1日起,新修訂的《地名管理條例》正式施行,設立地名文化保護專章,明確加強地名文化遺產保護、制定保護名錄、做好檔案管理、鼓勵社會參與等要求。

      地名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卻是極易被忽視的文化遺產。它像一個坐標系,沿著其時空變遷,你可以觸摸到歷史的更迭;它又似一本說明書,短短幾行字便能讓你了解此地的自然人文沿革。對于每個人來說,那些熟悉的地名也往往寄托著思鄉之情、歸屬之感。我們與您一起探尋地名背后那些有趣的人、事、物,并就如何傳承保護地名文化聽取專家建議。

      【記者觀察】

      一份無形的自然歷史檔案

      在北京東城區鬧市中,靜靜地藏著一條“史家胡同”,胡同中有一座小小的史家胡同博物館。胡同長度雖然只有700米左右,卻見證了無數歲月:它建成于元朝,興盛于明清,保留了傳統的格局面貌。這里曾是清政府選拔赴美留學生的考場,也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肇始之地,諸多名人曾居住在此。博物館中對“史家胡同”名字的由來作了介紹:有一種說法是,胡同為紀念史可法而命名;另一種說法則是,此處曾經居住著史姓大戶。

      在北京,還有成百上千條這樣的胡同。今年3月,《首都功能核心區傳統地名保護名錄(街巷胡同 第一批)》正式公布,包括磚塔胡同、史家胡同、百花深處等598處。

      翻閱這個名錄,會發現許多有趣的胡同名,而在名字背后也都有不少故事可說:“楊梅竹斜街”得名于它的走向自東北向西南傾斜;“五道營胡同”是因明清時期軍隊駐扎此處而得名;“三保老爹胡同”最初是人們為了紀念鄭和,給他的故居所在地命名,逐漸演變成了“三不老胡同”;“禮士胡同”最初因為販賣驢騾被稱為“驢市胡同”,到清末宣統年間廢驢市,人們取諧音將其改為“禮士胡同”,增添了禮賢下士的文化意涵……

      “一個地名或者一個地名體系,往往能將地區特色鮮活地呈現出來。同時,它也是一個文化價值系統,體現了一定空間范圍、一定時間歷程和一定人群范圍內的價值認知,具有凝聚共識、教化宣傳、傳承歷史的顯著特征。比如,北京老城里的一系列地名,體現了綱維有序、禮樂交融的文化特征。昆明城則多以動物為山水和城市命名,如長蟲山、白鶴山、寶象河、盤龍江、金馬碧雞坊等,體現了西南地區獨有的自然崇拜和文化特色!鼻迦A大學建筑學院教授黃鶴認為。

      作為符號系統,地名或概括該地富有特色的自然地理地貌,或體現人類聚居賦予該地的特色定位,或體現自然與人文特色的結合。地名也能在人群中引起持久共鳴,形成共有的精神家園。例如,甘肅的“敦煌”二字勾勒了西北大漠戈壁中的飛天浪漫;說到長安街,人們眼前浮現的則是首都十里華燈的莊嚴形象……“在我國城鄉快速演進更迭的過程中,應予以地名保護足夠的重視,保持地名系統的穩定性,通過加強宣傳,讓公眾認識到地名的文化價值,共同營造和守護美好家園!秉S鶴說。

      具象的文化歸屬,溫暖的心靈港灣

      地名不僅是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符號,而且是人們心靈的歸屬。

      學習編輯出版專業的小鄭,對歷史文化很感興趣,這幾年專注于研究家族族譜。在此過程中,他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有些地名就是以先祖名字或經歷命名的!耙晃焕献孀,遷徙到某處,做了什么事,那個地方就可能以他的名字命名。但是傳個幾百年,口音一變化,大家可能就不知道這個事了!

      他查閱了不少地名資料!按笾潦》、城市,小到鄉鎮、村落,甚至一個亭子、一座橋,很多都有歷史淵源。譬如益陽,本來是資陽,資江之北;安化、新化,戰亂年代土匪出沒、動蕩落后,平定之后希望得到平安、施行教化。我家鄉的鎮子叫岳家橋,據說岳飛曾在那里駐過軍;有個村叫洗澡坪,說是軍隊士卒在那里洗過澡!痹谛∴嵖磥,這些故事口耳相傳,既體現了歷史變遷,也反映了風土人情和美好愿景。

      在方言調查與研究的過程中,杭州師范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徐越發現許多地名與當地方言及其歷史文化密切相關,深刻反映了人們語言使用的變化!氨热缂闻d王店這個地名。在當地方言中,‘王’字音同‘陽’,是古音的遺存。吳江‘平望’在當地方言中音同‘平傍’,是為了追求順口發生的語流音變!痹谛煸娇磥,地名的演變、讀音的變化過程,均有其歷史來源,承載的是當地特色歷史文化,也是語言學研究的豐富資料!敖ㄗh將各地方言中的特殊地名讀音加以記載、予以解釋,幫助青少年和其他地方的人更多地了解地方文化!

      2021年12月31日,位于北京市豐臺區右安門外大街與玉林南路交叉路口的地鐵景風門站開通。住在附近的居民小王很好奇:“為啥不叫右安門站呢?”他發現,身邊不少居民都對這個地名有些不解。對此,地名學者岳升陽解釋說,景風門是金中都的城門,1215年被元軍摧毀,以此命名體現了北京建都歷史和相關考古發掘成果。

      小王說,他看了專家科普之后,去查了相關資料!懊髑鍤v史還相對熟悉些,對金代我可以說完全不了解,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契機!

      一份亟待守護的文化遺產

      加強地名研究相關隊伍建設,建立保護名錄,出版圖書,制作與地名文化有關的專題紀錄片,開發文創產品,建設地名文化展示場館……對地名文化的傳承保護有許多方式。近年來,隨著對地名文化重視程度的提高,各地出臺了一系列加強地名文化保護的政策法規。比如,重慶將“地名文化保護”作為2021年《重慶市地名管理條例》修訂的重要內容之一,以專章形式予以明確。2020年6月正式實施的《廈門經濟特區閩南文化保護發展辦法》是我國首部地方文化保護專項法規,其中明確規定“地名主管部門在地名的命名、更名、使用以及地名標志的設置中,應當注重對閩南文化的保護與傳承”。5月1日起,新修訂的《地名管理條例》正式施行,更為地名文化保護帶來了新契機。

      2019年11月,一檔名為《中國地名大會》的節目開始在央視播出,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蘊、突出的知識性趣味性迅速引發關注。在豆瓣上,兩季節目的評分分別高達8.3和8.4。有網友說:“以地名為載體,介紹中國的地理、歷史、人文風俗等傳統文化,包含著很多優秀傳統思想,比如對故鄉的感情、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理念等等,都是觀眾熟悉并容易共情的東西!

      《中國地名大會》節目組工作人員王屾告訴記者,他們的初衷便是希望通過這個節目挖掘地名里的文化氣,喚起更多人關注地名!拔覀儼l現地名有時和人名很像,都會紀念一些時間節點與事件,寄托美好希冀!蓖鯇嬲f,“在同一個地名下生活的人往往會帶有一種共同特征,不僅是外貌,在他的精神、氣質、性格、生活方式中都能夠感受到。這是最簡潔的語言,卻有最豐富的信息。千百年后的人們,如果還能通過名字了解到古人經歷了什么,這種向心力是非常奇妙的。我們希望挖掘地名背后人們世世代代的生活,以及他們生生不息的內核!

      浙江省舟山市民政局的王建富是《中國地名大會》專家組成員。30多年來,他跑了600多座島嶼,整理的地名信息資料字數以百萬計,也在不斷向大眾科普地名文化,他的微信名就是“地名是種文化”。在他看來,這幾年非?上驳氖,有越來越多的人對地名文化感興趣。但在日常工作中,他也深深體會到人才的缺口:現在處于跨越式發展時期,每個城市每年新增地名量都遠大于過去幾十年,地名審批存在量大、時效性強的問題,壓力很大。而地名看似簡單,卻涉及地理、歷史、語言文字等多學科的知識,基層一線,更急需“活地圖”“活詞典”式的人才。

      如何更好地保護現有老地名、挖掘其文化內涵?“現在有不少地名太沒有文化氣息了,幾千年、幾百年的文化,凝結在一個地名里,一旦武斷地改掉,總覺得文化的傳承被斬斷了一節!钡⊥跻灿幸苫,“歷史地名的保護固然重要,但是否需要考慮相應的經濟成本和生活便利?對于已經習慣了新地名,或是已沒有歷史遺跡留存的地方,是保留甚至恢復舊地名,還是與時俱進用新名字呢?”

      對于這個問題,記者在微博上展開了調查。55%的參與者認為,應該讓更多地名體現傳統文化傳承,但也有33%的網友建議維持現狀,不影響生活是最重要的。

      對此,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歷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韓茂莉認為:“所有含有歷史記憶的地名都不是憑空而降的,而是在過往歷史中選擇、接受并繼承下來,成了今天熟悉的空間標識。對地名的維持或者改換,都要遵循穩定的宗旨慎重研究,既要尊重歷史,也要考慮今天的應用!

      (本報記者 陳之殷)

      (項目團隊:本報記者 陳之殷 王斯敏)


      【編輯:張潔】

      免責聲明:如有侵權,請聯系刪稿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粗长巨龙挤进婚纱少妇身体
      <menuitem id="arimb"></menuitem>
        <menuitem id="arimb"><dfn id="arimb"><menu id="arimb"></menu></dfn></menuitem>
        <track id="arimb"><span id="arimb"></span></track><menuitem id="arimb"><strong id="arimb"></strong></menuitem><track id="arimb"><div id="arimb"></div></track>

        <samp id="arimb"><ins id="arimb"></ins></samp>